第一个因腐败问题被判刑的中央政治局委员

 

  一九九五年,市纪委直接立案三十一件,涉及正局级干部六人、副局级干部十人,是上一年度同期六件案件的五点一七倍。

  据市纪委主管案件的副书记介绍,查案时,由市纪委牵头,市检察院、公安局、审计局、市委组织参加的十二个大案要案检组在加紧工作,参加人员一百一十七人,有二十部办案专车奔跑于京城,一批贪官落入法网: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首都机场。刚从捷克回国的原市经贸委干部毕某惊魂未定,就被执法人员戴上了手铐。此人盗窃、伪造、倒卖进口许可证,牟取暴利人民币百万元以上。

  --北京市自来水公司某些领导干部以及开源公司经理严重违反财经纪律,挪用一千五百万人民币建设资金,受到了市纪委的严肃处理。

  --刘歧,原北京市房改办主任,一个脑子灵得象“小电脑”、握有实权的正局级干部,因为有严重贪污受贿问题,受到市纪委和市检察院的查办。其中一波三折,关键时刻,市纪委书记李永安三次出马谈话,最后确认其已经触犯刑律,检察机关将其逮捕,目前正在追究刑事责任。

  --某区副区长也因受贿问题被捕。引咎辞职后,原先在他庇护下的一些人纷纷暴露了出来:

  --原市政府秘书长、市人大副主任铁英被捕。这个铁女人,原是陈的铁杆心腹,家中房子装修就花了七十万人民币,空调就装了八台。这些开销如果靠工资支付,绝对做不到;

  --某远郊县县委书记也被捕,此人长期在市内租用豪华宾馆“办公”,美其名曰:不摆谱难以招商引资;

  --原市助理、市政协副主席黄纪诚被停职反省,据说此人给台阶不下,拒不交待问题,心存侥幸,然终未逃脱法网;

  一时间,京城传言四起,其中有不明真相的,有表示义愤的,也有谣言说“市委大院随时有警车进去......”

  去年六月二日,从繁忙中抽出身来听取区县纪委书记、纪工委书记的汇报,市纪委的领导说,这是北京多少年来不曾有过的事,在这次会议以及其他会议上,曾多次讲北京反腐败的思路:要建立党纪国法和思想道德两道防线。

  “公款吃喝可分为接待性吃喝和交易性吃,不能用一种政策、一种方法来对待。”

  不过,话说回来,的严重问题和王宝森的丑行极大地刺伤了京都百姓的善良之心,损害了市委、市政府的形象。

  一到任,就明确表示:市委、市政府要坚持贯彻中央对北京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要坚决、积极地配合中央有关部门,查清的问题和王宝森的违法犯罪案件,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要查清,依照党纪国法严肃处理。这样,才有可能把坏事变成好事。

  他几次动情地说:“北京发生了这么大的案件,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如果我们不抓住机会总结教训,那我们就无法对党、对人民交待。”

  上墚不正下墚歪。、王宝森的问题出在高层,汲取教训首先在高层进行,防疫针应先从市委、市政府打起。

  在一次会议上,李其炎市长中肯地说:过去群众常讲,你们上面得病,要我们下面吃药。“现在,我们自己得了病,要自已吃药。王宝森事件出来后,市委、市政府部分工作人员接到不少亲朋好友关心询问的电话。这说明,领导干部出了问题, 中国军事新闻如何“走出去”,不仅对党和人民产生巨大的影响,就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带来压力。市委、市政府领导要先正自已,带头吃药,做好榜样。”

  有人说:“杀了刘青山、张子善,管了整整二十年”,党中央坚决查处严重问题和王宝森经济犯罪案,对全国,尤其对北京市党委,乃至各党员、干部的积极影响仅是良好的开始,其深远影响需日后才见。

  可以说,事件也震惊了中国的最高决策层,反腐败斗争再次引起严重的关切。

  一九九七年,中国最高检察院成立了特别案件侦查处,此处的职责为专事对中央机关司局级以上和地方副省级以上的大案、要案进行侦察,故而被戏称为“高官侦查处”。

  据知情人士介绍,此举的建立也是为了当时正好要召开的“十五大”做准备,防止坏人混入“十五大”。

  最近,中纪委有关人士也指出,当前一些单位出现“两搞能人”现象,即“搞经济有一套,搞腐败也有一套”。在科学枝术不断进步、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成本相对下降的情况下,仍然存在大面积的亏损企业,可见很多地方内部管理是混乱的,贪污浪费是严重的。

  继任的北京市委书记讲,和北京市的一些干部的堕落真是触目惊心!他们比当年的刘青山、张子善要坏一百倍!这些人吃喝嫖贪样样俱全,从里到外都烂透了,这样高级的党政干部腐化堕落到这个地步,非常值得我们深思和警惕。

  反腐败到了积重难返的时候才采取行动,就不容易查到底了。看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行动迟了。

  据说,在向中纪委交代时,说:“我在经济上没有参与犯罪,但我政治上应负有责任,我在生活作风上也失于检点。”但据有关方面已经掌握的情况,陈的说法只有一半是真话,即,经王宝森的引见介绍,曾经和一位年轻女人长期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但的话另一半是假的?是的。他本人不但对王宝森等人的贪污贿赂行为知情,而且也有收受巨额贿赂的重大嫌疑。据此间人士透露,陈曾经多次授意:“财政收入要有点埋伏”,王宝森对此自是心领神会,编制假预算。

  再说,现已查明,陈的家人曾借助陈的势力,非法获得了相当丰厚的收入。至于生活方面,据悉,早在一九八四年,陈就结识了比自已小近三十岁的女人何平,从一九八九年至事发,两人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长达六年之久。

  他并利用职权,安排何平到某大饭店任中方副总经理。陈健被捕后,何平及女儿即去了香港,王自杀后,之子陈小同曾去香港,转达陈的口信,让何“千万不要回来。”据称何现已被捉拿归案。

  在北京市干部大会上,多次谈到的错误和王宝森的罪行,他强调:第一,王宝森人的罪行是骇人听闻、触目惊心的,是开国以来查处的党员干部案件中最为严重的,此案对北京市财政以及其他方面造成的恶果正在逐步显露出来;

  第二,王宝森等人有些罪行尚待进一步揭露和查证,要采取各种措施尽量挽回,减少损失;

  第三,对那些共案触犯刑律的,不管是什么人,不管职位多高,都要一查到底,依法严惩。

  许多事情很难一查到底?此间人士注意到,多次在王宝森之后加上“等人”两字,这绝非是官样文章的衍词,而是实有所指。

  曾当众责问,王宝森作案时间长达数年这久,数额多达数亿元人民币,难道都是他一个所为,而没有第二个、第三个人“帮忙”、“帮凶”?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向中央举报?

  据透露,王宝森曾擅自令市财政部门购买了一百套住房,陆续批给亲朋好友。曾就此事讲到,市政府、市委的某些人也有幸分得了“一杯羹”。

  一九九六年春天,中央下文规定,凡领导机关无偿占有、借用基层单位的交通工具和通讯器材,一律限期交还,以后不得再次占用。

  但直至王宝森事件后(七月),这一规定在北京市委、市政府一些部门仍难以实行。

  这也就难怪又一次在干部大会上公开责问,市委十二名常委的秘书中,竟有十一部车,这是为什么?这些车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至今不按中央规定退还给基层单位?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三日,中国经济周刊的基本信息,《北京日报》报道:“北京清车取得明显成效,市级领导超规定的二十一辆和区委办局级领导的一百二十七辆车已全部换完。”

  在汽车问题上态度坚决,他讲:“宁可得罪少数人,也不能得罪老百姓。”

  市纪委为此采取紧急行动,一位主要领导这样做动员:全国尚有七千万人口处在贫困线以下,国家还很穷,而我们有些当官的整天花天酒地,坐“奔驰”、“宝马”,实在天理不容。

  逐辆核对,紧紧张张一个月,市纪委又清出个别领导和秘书下属借车十二辆,其中有秘书王某的二辆,处以上党政机关以各种名义向下属借车一百四十七辆。目前,这些车已经退还,其它换下的超标车也做了妥善处理,两次拍卖更是引起百姓和新闻界的关注。

  首先拍卖的是石景山区委的一辆公爵王,在拍卖行上,主持人报出三十二万元人民币的底价后竞卖开始,经过十几轮竞价,车子被一老者以三十三点三万元买走。

  最后,这辆一九九三年出厂、底价为三十四万元的旧车,经过竞拍,以四十三点四万元成交,高出底价九点三万元。

  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同一地方,第二批超标车拍卖成功,十八辆中的十四辆顺利成交。

  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市纪委又把眼睛盯住了公款吃喝玩乐风。www.0109789.com,这项工作沿着严格标准、严格考核、严格执纪的思路波浪式推进。

  八月一日,市纪委会同有关部门组成十个联合检查组,出动一百五十多人次,对五十一家宾馆、饭店、歌舞厅、夜总会进行明查暗访。

  调查得到的信息是可喜的,一家饭店经理说:“以往有十几个内宾陪两个外宾吃喝玩乐的现象,现在没有了。”

  八月十一日,公布了狠刹公款吃喝玩乐举报电话,呼唤公民的支持,十一月一日,全面突击,又开始新一轮检查。.........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六日,花了三天的时间,视察了北京市的农村、工厂、学校、商场、居民小区和公安、民警、部队等。

  据有关人士介绍,的讲话,有一些没有见诸报端,比如谈到,陈、王的问题过去也听到过一些反映,但没想到问题那么严重,再说,也不能一反映就查,不能听风就是雨,不能随便下决心。

  他讲,真正能动陈的,是王宝森的自杀事件。讲,他和李鹏、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同陈谈过多次话,但是他一直不讲。对,也要看到他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不能否定他的一切。

金钥匙高手论坛| 红姐图库管家婆彩图| 九龙图库九龙老牌图库香港| 香港马会挂牌幽默玄机| 破解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大赢家公益高手坛| 香港马会资料跑狗图| 香港买马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创富公式规律网| 小鱼儿论坛大赢家|